抱歉,我真的很累……
我妈问我是不是对我喜欢的人同病相怜【笑
哪里只呢……我想要去帮助她啊……医者心,我不知道我有没有,但是对于这些病人的同情,是我活下来的最大动力之一
我想要哪怕稍微那么一点,尝试去拯救一下,去帮助一下
因为我懂这个,所以我情不自禁的想要去帮助他们
这算什么?
我不觉得这算自以为是,也没有觉得自己很伟大多么有用
我其实那么渺小那么垃圾
我只是活太久了,想要去帮助他人而已
我不会有什么同病相怜,因为要找一个和我一样奇奇怪怪的人大概是不会有的了
所以,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我所喜欢的,我所爱着的人,都能够好好的
我说这条路很长,我要陪我一个很重要的人朋友走下去
每天晚上一闭眼就是绝望的时候
这句话真的给了我很...

是真的很喜欢写东西
也是真心的很努力地去把我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所想融入到文字里面去
我愿指尖滴血滋养红艳如火的花
我很用心很用心地,想要去给那些和我一样的人拯救些什么
所有人都有过童年的梦
谁没梦过飞翔
因此童年所忆皆有翅膀
这种不是钢铁和封闭的空间所能够带来的来自灵魂里面的快乐
滑翔机与羽翼
蹦极与玻璃桥
我相信所有人都幻想过飞翔
那种,自己本身腾空的翱翔
我希望我能够写出这样子的
能够给人灵魂以歇息和清净的东西
我们来飞一下
不要停,不要掉下去
飞起来,祈求自然以歇息。

真心认为很对

AlSiP/铝硅磷:

同人文创作是娱乐——同人文手们这么说的时候,其实带有许多隐含的意思与前提。有时,这意思就是说,即使遇到抄袭之类的事情,私下解决、让人道歉就好了,没必要上纲上线。而隐含的前提是说,写作不像雕塑或者话剧,几乎没有物力人力的成本,硬盘里的字符串和纸上的油墨污渍都是不值钱的,因此也不必和抄袭者纠缠不休。然而从“雷狮连夜和汪某卫回了南京”,到秦早鹤把山见鹿的lofter文截图拿去文组审核,同人文的抄袭事件从来没有停息过。被抄袭的人,有的是正在活跃的同人文手,有的是逝世数十年的作家。实话说,完全不介意抄袭的,恐怕也只有死人。我希望挂人能让抄袭者真正明白自己做了...

抱歉咯,我就是个垃圾

人类社会从来不存在什么丛林法则
弱肉强食是大自然中物种与物种或者同一个物种之间相互平衡的关系
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伤害那就只有一个名字
自相残杀,六亲不认
我会同情弱者
不是站在一个强者的角度,而是一个旁观者,一个没有生命的角度去看
在大自然里弱肉强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是在人类社会
对不起这恰好就是我讨厌人类的原因
没有任何利益效果的自相残杀
绝对不值得同情
不值得议论
不值得被正眼相待

【疯人院·强偏】大小提琴

奇奇怪怪

OOC

嗯反正不是很好

要是不嫌弃的话

那么。


德国人的严谨作风一直是出了名的,所以Paron的车到了年检的时候被扣下来仔细检查似乎也不是什么很值得奇怪的事情。

但是公司里的员工都知道,这位脾气不好的总裁家在距离市中心很远的地方,是那种便利的地铁都无法触及到的远。

所以最近怎么回家是困扰到Paron的一个难题。前些天就这么过去了,让Percy把他送回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但是很不凑巧的是,今天Percy的车也坏了——不知道是哪个喝醉酒的混混扎破了车胎,Paron保证能在明天天亮之前让这位同志受到应有的惩罚——可今天没有办法回到家才是眼前最麻烦的问题。...


半夜又突然想写东西
唔】
还没有想睡觉
在想今天自己经历过的东西
诶,我都记得,好事
但是隐隐约约就是有种感觉,就是
这些东西是不是都是假的呢
老是会有这种错觉呢【笑
是不相信自己会是这样的一个人会经历这样的好事吧【笑
总而言之就是还不想睡
于是又跑到医院走廊蹲蘑菇啦
那么该写点什么呢
要是死的话,我最希望的葬法是天葬啊【高兴
我是真的很喜欢自然
喜欢到,不经意低头看见一朵野花的话,就会特别高兴
杂草也好呀www都是生命呢
医学里面最喜欢人体生理了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人类就是了
生物越是学到后面越是觉得,生物都好神奇啊
我们都是大自然的孩子啊
诶今天游戏打多了,就觉得很高兴
www
无论是生机勃勃的树还是干枯的树我都很喜欢呀
所以emmmmm...

蹲在医院走廊的文字

响在耳边的民谣小调

我讨厌上学

因为不想在无所谓的人面前嘻嘻哈哈

有时候会不害怕黑夜的结果

随随便便并不顺手写下的东西

没有人看的寂寞

我到底在想什么呢?

绝不是3D回旋的不羁与浪漫

妄想自己指尖的血能够滋养出花

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

做的到做得到做得到

看得见看得见看得见

把你们的情绪都给我吧

我就是这样的一个空空的,小小的透明玻璃罐子啊

希望我爱的人,或者说我喜欢的人,能够好好地,一辈子生活下去

这条路很长

我不知道我会遇见什么人

但是这条路上有好看的杂草

小小可爱的野花

会不会有我喜欢的,枝繁叶茂的大树呢?

一起来吧,不论是什么...


在QQ空间里看见的,想写,就这样

天哪我自己负能起来好可怕……这人谁啊……

© 千黑安泪 | Powered by LOFTER